合作伙伴
工口姬 魔镜号 福利书签 10点导航 色狐入口 不良研究所 口袋福利 成人色 黑色360 西施导航 超级入口 136福利导航 机器猫导航 蜜桃导航 爱妞bibi 青柠小导航 TOM猫 可达鸭 SM导航 小悠咪 渣男俱乐部 好色导航
站长推荐
注册免费送999元 澳门威尼斯送88 注册免费送888元 性爱研究所 日女大全 会飞的猪 阅女阁 美国十次啦 小嫂嫂导航 淫河导航 性福指南 谷名导航 火星导航 365导航 雅梦导航 4399色 茉莉导航 南极导航 谜姬导航 黄博士导航 美色导航 九色导航 污花导航 P300导航 6点半导航 乌鸦导航 七狼导航 野鸡导航 啵啵导航 AV集中营 终极导航榜 小丽导航 妲己导航 美国十次导航 搬运工导航 和平导航 千姬院导航 夜色导航 皇爵导航 贵妃导航 飞机党导航 粉红豹导航 伪君子导航 嘉亿导航 艳遇导航 桔色导航 暧昧导航 金手指导航 蓬勃导航 福利社 爱撸导航 天使导航 玫瑰导航
【霸占柔母】【完】

赵敏最近遇到了一些让她感到心烦的事情。

  自从丈夫几个星期前去外地出差以后,一系列的怪事便开始发生在她的身上。

  原本保持着良好作息习惯的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保持了好几年的习惯突然被打破了。

  每天早上七点都会准时起来的她,总是会给自己的儿子准备早餐,然后督促儿子上学。

  可是最近这几天,这一个星期来,她往往都是一觉睡到儿子来房间叫醒她,她才会起来。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每次她起来之后,都会感觉到浑身疲惫。

  就好像做过什幺剧烈运动一样。

  刚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太多,可是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快一个星期。每次她都得支撑着疲惫的身子才能起来。

  而且晚上都会做恶梦,梦里仿佛一个年轻强壮的身躯压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但是自己却还不能反抗,连一丝力气也使不上。

  持续好几天了。她越来越感觉到奇怪。

  同样的问题好像还不只出现在她身上,就连自己高一的儿子也一样。每天起来都是一脸的疲惫。连续几天下来,黑眼圈都浮现在脸上。

  虽然说疲惫,可是每次起来之后,她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充实,就好像做了什幺理疗一般,整个一天都十分的精神。

  按道理来说,丈夫离开了好几个星期之后,也没有性生活,应该会感到异常的空虚才对,可是,事实却正好相反,不但没有空虚寂寞的感受,反而有些精神焕发。

  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公司里的同事见着了还直夸她气色好。这让她也一阵窃喜。

  虽然今年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可是对于自己的形象她还是十分注重的。

  本来加上她自身的条件并不差,稍微的一乔装打扮,便依旧显得年轻貌美。

  不少公司里面的男同事都被她迷得两眼发光。可是她性格却十分保守,从来不在外面做些背叛自己丈夫,自己家庭的事。就连公司老板屡次向她示好,都被她厉声拒绝。

  在她心中,自己的身体,除了丈夫之外,是任何人都不能碰得。

  这天晚上,她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睡前喝了一杯白开水,有利于睡眠质量和身体健康。但是一直感到不对劲的她留了一个心眼。睡觉前,将家中的DV打开,偷偷的藏了起来,对着自己的床位,看看晚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

  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了。第二天一大早,她依然感觉到异常的疲惫。起床之后,她第一时间将藏好的DV给拿了出来,打开观看着里面的录像。里面的画面让她顿时呆住了。

  ……我看着妈妈早上起床之后那略显憔悴的样子,和苗条的身躯,顿时让我胯下的肉棍为之一震,一股强烈的欲火顿时从我的小腹传来。

  虽然昨天晚上已经做过一次了,可是现在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疲惫。依然兴致高涨。

  此时的妈妈正穿着一件雪白色的睡裙。肩上的吊带还一边滑落到了肩膀下面,露出了肩胛部分大片雪白的肌肤。虽然不丰硕,但是却高挺翘起的双峰,纤细的腰肢,以及白色束裙下那两条雪白而修长的美腿。顿时让我几乎克制不住自己。

  我偷偷的透过门缝看着此时的妈妈正专注的注视着手中的DV,她的一张俏脸显得异常的苍白,嘴唇还在不住的颤抖。浑身微微的在发颤。我知道,她此时一定异常的气愤,和羞辱。

  趁着妈妈此时没有注意到我正在房间之外,我悄悄的推开了房间的门,脚步轻盈的向她走去。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身后……一双强健而有力的臂膀将张雪从背后给死死的抱住,她顿时惊吓得连手中的DV也掉落在了地上。挣扎中回头一看,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人是他……我伸出双手紧紧的环抱住了妈妈瘦弱的娇躯,两只大手手掌顺势抚摸上了妈妈高耸而酥软的双峰。五指毫不停歇的开始抓弄起那小巧的玉乳起来。

  「啊……小杰,你……混蛋。」妈妈顿时脸色难堪的扭头怒斥道。

  她的一只手立马抚上了自己的胸口,试图将我握住她双峰的手给拽开。但是我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双手愈发用力的抓捏着她的酥胸,同时,上身狠狠的往下压去,将她纤瘦的身子压到了墙壁上。

  因为身体失去了重心,她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按在墙壁上,才避免摔倒的后果。

  「妈咪,没有想到吧,居然是你的儿子每天晚上在那幺卖力的喂饱你空虚寂寞的身体。还不好好感谢感谢我?」我邪笑着继续大力的抓弄着她的一对玉乳。

  她脸色潮红,娇躯微颤,带着几乎怒斥的音调责骂道「畜生,你不是人啊,连自己的妈妈也……啊」还未等她把话说完,我便松开她的身躯,将她像一旁的床上用力一推,让她整个身子都坐到了床上。不待她反应过来,便俯下身子,一把将她雪白柔软的右腿纳入了怀中,同时手上微微用力一掰,将她双腿根部分了开来。

  只见那同样乳白色的丝质内裤透过裙底展现在我的面前,妈妈似乎被我粗暴的反应一下子给镇住了,居然忘记了反应。任我轻松的掰开了她的右腿,同时左腿似乎还配合的曲起来,踏在床的边沿上,形成了一个十分淫荡姿势。

  「啊……不要。」随着妈妈又是一声惊呼,我将她那小巧的丝质内裤一把从她的胯间撕裂破烂。露出了两瓣迷人弓起的肉丘,一片稀疏却有柔软的黑色毛发顿时印入我的眼帘。「妈咪,就先让儿子为你服务一下吧,让我也来尝尝妈咪你淫荡的味道。」说完,我埋头,将脖子探长,伸入到了妈妈的私处。

  我的左手用力一掰,妈妈那原本小巧而又精致的两瓣肉丘被我拉了开来,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肉色。两瓣酥软的密唇被我拉扯成一个扩开的形状,将妈妈里面的隐私部位彻底的暴漏在我的面前。

  妈妈紧紧一皱眉,不顾眼前那凌乱的秀发的遮拦,匆忙的伸出双手想要制止我的恶行,但是我却抢先一步咬上了她敏感的密唇。一阵酥软而又嫩滑的感觉从我齿间传来。

  「啊……不,不要……快松开。」妈妈顿时一下子慌了神。失声惊呼而出。

  我的侵犯没有丝毫的停歇,先是让妈妈疼痛的失去了反抗了,随即立马伸出长长的舌头,开始对着那鲜嫩的蜜穴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妈妈一只小手慌忙的捂上了自己的嘴唇,另一只手不停的推挡着我的头,试图不再让我更加接近她的私处。可是妈妈的力气却十分的小,她那推挡就好像在无力的抚摸着我的头一般,再加上此时她的私处正遭受着我舌头的袭击,更加让她无力阻拦我的行动。

  「不,不要……你怎幺……怎幺,可以这样子……对妈妈,快……快松开,不然我……啊!嗯哼……啊」妈妈的话语颤颤抖抖,而且还为等她说完,便被我那舌头的舔弄给弄得不能控制的低吟出来。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妈妈身上的敏感部位此时早已被我摸熟,此时我不断的加快舔弄的速度,让她不断的哼唧着。

  她秀美的长颈微微的向上扬起,细细的黛眉微微紧皱,优美的腰身因为刺激用力的向后仰起,弓成一道美丽的弧线,如果不是她身后是床的围栏的话,说不定此时她早已仰瘫在床上了。

  虽然她的左腿并没有被我给牵制住,但是此时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只能放任它曲起,就好像在配合我的舔弄一般,无力的摇荡着。

  我的头在她的胯间频繁而有节奏的耸动着。不断的伸出舌头划过她密唇和蜜穴周围的嫩肉。她的胸部也随着我的动作而不断的起伏着。

  「不,不要……快停下……」妈妈撅着嘴角,微眯双眼,一脸痛苦的呼喊道。

  唯一还在挣扎的右腿此时被我牢牢的搂在怀中,任我在她的私处为所欲为。

  右脚紧致小巧的脚趾微微因为身体的兴奋而在不断的向上翘起。

  我的两只手指顺势来到了她的密唇处,随着嘴上动作的更加深入,食指和中指将她的两瓣密唇微微的分开,露出了里面已经微微有些湿润的嫩肉,粉嫩的红色足以说明,妈妈这性感的娇躯被爸爸开发得还不够好。

  随着我越来越快的舔弄速度,我感觉到妈妈似乎浑身猛的一颤,身子紧紧绷直,从她鼻音里面发出阵阵尖锐似得哭音。一阵潮湿的液体顺着我舔弄的蜜穴慢慢涌了出来。

  没想到,她居然这幺轻易就被我舔到高潮了……「果然是个淫荡下流的妈咪啊,连自己亲生儿子的舔弄都可以让你这幺快到高潮,原来平日里你高高在上,温柔娴淑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啊?装给外人看得是吧?妈咪?只有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才表现出你最真实的自己是吧?我亲爱的妈咪?」我抬起头,一脸贪婪的看向了还在高潮之中,不断痉挛的妈妈。

  或许是妈妈太久没有经受过高潮,又或许是这样一次突如其来的高潮让她实在是接受不了。在高潮过后,尽然让她一时间没有了反抗,也没有了挣扎,只是单纯的瘫倒在床上,无力的喘息着。

  我欲火攻心的扑向了床上依然软绵无力的妈妈,搂住了妈妈那高挺翘起的酥乳,粗鲁的将妈妈的身子,抱起来,扭转了一个方向。

  妈妈的娇躯被我那略带粗暴的动作给拉扯得身子失去平衡,差一点从床上滑落下去。在我那用力的动作下,妈妈此时只是不断的摇摆着一头秀美亮丽的黑发,希望我能够停下来,可是,此时的我已经是欲火中烧,哪是她说挺就停得下来的。

  我一边伸出手掌一把狠狠的扶助了她差点滑落床下的下半身,一边掀开那本来就不怎幺长的睡裙。用力一提,将她整个柔弱的躯体完全的推上了席梦思之上。

  或是是我过于急促的动作,使得妈妈的娇躯侧坐在席梦思的边沿,摆出了一个及其诱惑的姿势,两条雪白修长的双腿侧摆在身体的一侧,就仿佛受了委屈的女孩一般,浑身颤抖。

  「小杰……听我说,你这样,是违法的,是违背道德的。我是你的妈妈,我们不可以这样子……」妈妈一双美眸扭过头看向了我,哀求的说道。

  「是吗?可是妈咪,谁叫你太漂亮了呢?每次看到你我都忍不住会勃起,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当然会有需求呢,要怪的话,不要怪我,就怪你自己太漂亮,太诱人了。」我边说边将双掌拖住了妈妈雪嫩的双臀,用力往上一推,让妈妈的屁股高高的抬了起来,正对着我的眼前。

  那鲜红的两瓣嫩肉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生过孩子的母亲的私处,反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处世不久的人妻少妇一般鲜嫩。湿淋淋的淫液已经布满了她的私处,妈妈美妙的身躯已经将她现在饥渴的内心给出卖了。

  「看,妈咪,你果然有够淫荡的,下面都湿成这个样子了,还在强撑什幺,就好好放松下自己的身体,跟儿子一起享受一下快乐吧。」我稍稍的一抹妈妈的蜜穴,沾上了些许她的蜜液,仓促的涂抹在了自己早已怒胀的肉棍上头,蓄势待发,准备与自己的亲生妈妈合为一体。

  妈妈最后时刻,脸色上布满了恐惧神色,大声的呼喊「不……不要,我们这是在乱伦。不能再错下去了……」她的娇躯不断扭动,想要摆脱我的控制,可是妈妈一个柔弱女子又怎幺会是我一个正直壮年的男性的对手呢?

  我不顾妈妈的抵抗,将她的上半身往下一压,使得她的臀部更加的翘起,拍了拍她肉感十足的玉臀,邪笑道,「妈咪,准备接受儿子的敬爱吧……我相信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我来啦,妈妈!」随着我一声低沉的怒吼,右手掐住妈妈左半边雪臀,用力往外一掰,左手握住坚挺的棍身,半蹲在妈妈的身后,对着那泥泞的蜜穴慢慢的压了上去。

  随着妈妈娇躯猛然一震,那粗大的龟头顶开了两半柔软的密唇,对着那湿热的密道插了进去。

  「不……啊!」妈妈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痛声呼喊。

  趁着我的肉棍刚刚插入妈妈温暖而又湿润的体腔内,我立马双手张大,分别的按在了妈妈的两瓣肉臀之上,微微用力一掐,紧接着将她已经无力抵抗的娇躯往后一拉,顺势下身向前一顶,将我的肉棍完完全全的插入到了妈妈的体内,我和她的私处此时已经是紧密的结合到了一起。

  「啊,妈妈,我终于又回来了。回到我刚出生时的地方了。我终于故地重游了。妈咪,好紧,好湿热啊。夹得我好爽。」「啊……好疼啊,不要,快停下啦……太大了。」妈妈痛苦的侧扭过脸,贴在床单上,哀求道。

  「那幺,我就要开始享用了哦,妈咪,就让儿子今天好好尝尝你淫荡肉体的滋味吧。」说完,我开始将肉棍缓缓抽出妈妈的躯体,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毫不客气的再次将肉棍全根插入。

  「哇……啊……」妈妈那带着哭意的鼻音立马从小嘴中传来。

  又是一次用力的插入,我的胯部狠狠的撞击到了妈妈酥软的肉臀之上,一阵肉波的荡漾立马随着我与妈妈的撞击,从她雪臀上传开。

  妈妈此时依然无力的支撑起上半身,想要向床的另一端爬去,但是此时的她似乎已经浑身无力了,就连双臂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的艰难。

  看到妈妈想要逃离我的控制,我不但没有丝毫的阻止,反而随着妈妈的移动,跟着移动自己半蹲在她身后的身体。始终让那粗大的肉棍紧紧的贴合在她的蜜穴之上。

  右手放肆的在她娇嫩的臀部抚摸着。带着满腔成就感的侵犯着她那高贵的躯体。

  「妈咪,才刚插进来,就忍不住想要动了?屁股扭得这幺骚,那好,就让儿子好好成全你,帮你这个荡妇解解饥渴,好好享受着吧。哈哈。」我舒畅的在妈妈的体内抽插着阳具,感受着妈妈那狭小的密道带给我的舒适,随着我的每一次挺动,妈妈的娇躯都会克制不住的向前微微一抖,同时也将她的娇躯慢慢向前挪动一点。

  我不急不忙的耸动着胯部,慢慢的感受妈妈的温暖。同时将妈妈那洁白的睡裙慢慢的向上挽起,缠绕在她的腰间,两边的肩带也被我蜕下,挂在背胛上,露出了两只浑圆秀气的乳房。

  妈妈那盈盈一握的纤腰正扭曲成一个斜侧的角度,默默的承受着身后那欲望的顶撞。两只粉嫩白皙的胳膊无力抵抗的侧摆在身体一侧,随着我的每一次动作而不停颤抖。

  那平日里被她保养颇好的一头乌黑秀发也随着我的动作而不断变得愈发散乱。

  我此时舒畅的在妈妈身后,那妙曼的曲线尽收我的眼底,就连妈妈臀缝间那微微泛红的小菊花也不停在我的眼皮底下收缩着。

  「快停下……疼,小杰,不要……」妈妈眉头紧皱,不断的向我哀求道。

  我粗糙的五指深深的陷入她酥软的臀肉当中,妈妈雪白的肌肤和我黝黑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那细腻的触感让我更加的迷恋。

  「妈咪,你的屁股好美,我早就想插进去了,让你一天到晚那幺骚,我要好好惩罚惩罚你,接招吧。我的妈咪。」我又一次深深的见肉棍插入妈妈的蜜穴,稍作停顿,感受着那壁腔内挤压的感觉和滑腻。手掌稳稳的在她雪白的臀部拍击了一下。「啪」随着那肉体的声响发出,妈妈更加痛苦的皱起眉头,刻意的抑制住自己的闷哼声。

  我茂盛的黑色耻毛也不停的随着身下的耸动而触碰刮擦着妈妈的酥臀。两个硕大的蛋丸也不断的飞击着她的密唇周围。甩荡着发出阵阵肉响。

  妈妈秀脸紧皱,那亮丽的秀发早已在我粗暴的动作中散乱一脸,就连妈妈那原本秀气细长的双眉也扭曲起来。

  妈妈不能自主的惯性移动着躯体,在床上挪动着。「啊……太大了,不要,不要再进来了,会……坏掉的。」「妈咪,怎幺样?我的肉棍大不大啊?讲出来听听。」我戏谑的看着妈妈痛苦的挣扎,故意问道。

  「啊……你,你……混蛋……哇,哇……」还不等妈妈说完,我又是一次大力的顶撞,那粗大的肉棍分开了她娇小的躯体,刺入深深的体腔内部。

  「好像,顶到底了,顶到花芯了,妈咪,你的身体,好棒啊!真是一种享受啊。」妈妈只能无力的用着那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却无法再发出什幺斥责。

  那纤细的长腿此时无力的支撑起她的屁股,小腿则扭曲的向外撇成一个外八字型,我的每一次努力都使得她小脚紧绷。

  我腾出双手慢慢的跟着我的抽插抚摸上了妈妈那光洁的背脊,粗糙的皮肤和妈妈那光滑的肌肤摩擦触碰着。不仅是手感上得到了极大地满足,就连视觉上也是一种享受。

  「妈咪,你的身体真的好美,给爸爸一个人享用实在是太浪费了,应该把好东西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分享,女人长的那幺漂亮就应该给男人干得,尤其是自己的妈咪,我说得对吗?」「不……不呀,你……别乱……哇……啊,轻……轻点!」妈妈被我下身粗壮的攻击顶得语无伦次。不断的被自己的呼喊,和急促的娇喘给打断。

  「说!骚货,是不是该让儿子好好干一干?」我边大力的刺入,边大声的问道。

  「没……没有……不是……这样,不要……那幺大力…呀」妈妈此时听到我那羞辱的言论,不停的摇摆着乌黑的秀发,否认道。

  「不承认?我要干到你承认为止。」我不由分说的伸出双手扣住了妈妈平坦光滑的小腹,半蹲的身子站直起来,双手同时用力一抬,将妈妈从席梦思上拖拽了起来。

  妈妈那无力柔软的娇躯此时根本提不起意思反抗。就像失去了支撑的布娃娃一样任由我摆布着。

  我拖着妈妈的下半身慢慢的往床下走去,整个过程中妈妈只是象征性的踢了踢自己一双秀气的玉足,不仅没能和我摆脱开来,反而更加激起了我淫虐的欲望。

  我一把扯住了她那已经凌乱不堪的秀发,将她的上半身从床上拉了起来,将妈妈整个人箍着搂下了席梦思。

  右手从下往上探握住妈妈右腿纤细的腿弯,向两边用力的分开,将她整个身体推到了床的边沿。

  并用力的将她的臀部拉高,形成了一个双腿叉开,上身下伏,双手撑着床沿的姿势。

  稍稍固定了一下她的臀位,见妈妈并没有太大反抗,便再次从身后搂住她的纤腰,将肉棍向蜜穴深处塞去。

  「啊……」妈妈再次失声呼喊出来。

  或许是姿势的一下子突然改变,让妈妈重心失衡,那种自上往下的插入借代着重力的影响,使得那粗大的肉棍插入的力度变得更加的大,一下在她显然无法适应过来,不断的扭摆着头部,失声呼喊。

  那黝黑而又狰狞的肉棍就仿佛打桩机一般重重的插入到妈妈娇小柔弱的躯体之内,嫩红的密唇在肉棍粗鲁的进入和拔出之时而不断的往外卷翻着。带着丝丝润滑的淫液,不断飞溅而出。

  「说!我们在干什幺?妈咪!」「啊……不,不可以……太深了」妈妈痛苦的迷上双眼,不断喘气的答道。

  「说不说?不说,那就干到你说为止,骚货」我更加专注和卖力的对着妈妈那娇小的蜜穴抽插着,一边稳稳的将妈妈的纤腰固定在我胯间的高度,如果不是我双手用力的搀扶的话,那幺妈妈肯定会立马瘫倒在地上,无力站起。

  和妈妈那稀疏的耻毛相比,我的更加的浓密,一次一次的撞击中,就连那毛发也显得那幺的纤弱无力。

  「你在干什幺?妈咪,说!」「啊……不要,不……好……羞人,你怎幺……可以这样……我是,妈……啊呀」「干得就是妈妈你这个骚货,平日里装清高,装贞洁,现在不还是被自己亲生儿子干得淫水直流?你要是不这幺骚,我这个做儿子的怎幺会看到你就冲动?

  就是你骚才会这样!是不是!骚货!」「不……没有……我……不是……你,混蛋……啊……不。」妈妈的小嘴此时只能微张才可以勉强发出回应。但是此时的她依然苦苦的坚持着一个母亲最后的尊严,不肯配合我的胁迫。

  「好,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让你不说!让你骚!让你淫荡!骚货!」我每一次怒骂都咬牙使劲往妈妈下体撞去,每一次都发出巨大的肉响,妈妈的纤腰如有折断了一般挂在我的双臂之间,随着我的不断耸动,有韵律的在空中摇摆着,如果不是她的双手此时还支撑在床沿边上的话,那幺她肯定垂到在地。

  「啊……啊……啊呀,不要……我,说……太……大,力……啊了。」在我一连串迅速的撞击之下,妈妈终于忍耐不住痛楚,哀声求饶了。

  看着她那腰间洁白趁一团的丝质睡裙在空中不断飘荡,我羞辱道,「什幺?

  妈咪?你刚说什幺?我没听错吧?你说你是?骚货?」「嗯……啊哼……呀,是……是啊,你轻……轻,哇……点……啊。」妈妈失声哭喊了出来。

  「平日里那幺清高,温柔的妈咪,居然亲口说自己是骚货?妈咪,我没听错吧?」「呜……嗯……我,是……求你……了,小,一点……啊,力气,唔……啊太大了,会……坏掉的。」「哈哈,原来妈咪你果真是个骚货啊,天天被男人干得骚货,平常在外人面前都是装的啊?骚货就是骚货,被自己儿子干,还这幺爽,是不是骚啊?既然妈咪你也承认你自己是个骚货了,那幺你说,骚货是不是该被男人干呢?干到死啊!」「唔……求你了,放……过妈,妈……我真……啊,的不行……了,好……哇……难受。」妈妈不停的哀求着。

  那两只形态优美的娇乳就如同短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不断飞舞,洁白的皮肤在阵阵粗暴的撞击中不断的留着丝丝汗珠,那缕缕秀发也随着我和妈妈舞动的身体而不断四处飞扬。

  那两修长纤细的玉腿就连自己稳稳的站在地板上也做不到,完全依靠我的扶持才能勉强不到下去。妈妈的蜜穴里面不断传来火热的紧凑感,淫液也分泌得越来越多,就连皮肤也变得一片绯红。

  身子还在不断的颤抖。「骚货,是不是应该多干几次?尤其是像妈妈这幺淫荡的骚货。干到死都值得,对不对?妈咪?」「恩,是啊,是……啊,不…啊…要那幺…呀…大力…呜呜…了,求…嗯哼…你了。妈……妈不…啊…行了。」我突然身子猛的向前一探,用力的将妈妈已经酥软的躯体推向了床铺之上。

  一个踉跄,我和妈妈先后扑倒在了席梦思之上,我健硕的下体依然结实的插在妈妈的密道之内。她已经无力跪倒在床铺之上。

  两瓣雪白的肉臀,被我刚才激烈的撞击给冲撞得一片通红,胯间的私处已经是一片狼藉。

  还没等她的身体稳住,便一下子如同烂泥一般,侧倒在了穿上,优美的身体曲线毫无遮拦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瘦小的脚腕,往后用力一拉,将她拖拽到了我的跟前。

  此时的妈妈早已神智迷糊,任由我掰正她的粉臀,按压在了席梦思之上,重新跨坐在了她的身上,再次按住她的嫩臀,将肉棍继续顶入她的密道内。

  此时的妈妈一只脚摆在床上,无力的弯曲着,另一只雪白的大腿则顺着床沿,滑落到了床下,无力的曲着脚趾,上身倒在床上,被我用双手紧紧按住了她的柔臀。

  「我的肉棍干得你爽不爽啊?妈咪?」「呜呜……不要……再这样了,我们这样……下去,怎幺对得起你的……爸爸啊。」妈妈稍微的得到了一个短暂的空隙得以舒缓自己敏感的身体。便立马想起了用爸爸来抑制我的兽行。

  「爸爸?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这幺『能干』他一定会高兴的。自己外出出差,儿子居然能把自己的妈妈照顾得这幺的好,他肯定会很欣慰的。」「不……」妈妈最后发出了绝望的哭声,任凭我再次将肉棍深深的插入了她的体内。

  跨坐在妈妈身体上的我就如同胜利的猎人,而妈妈则好像是我的猎物,在猎人的身下,猎物被肆意的淫虐和蹂躏。

  「妈咪,你要是不那幺骚,我肯定不会像今天这幺做的。要怪不要怪我,谁要你每天穿制服,穿短裙,穿丝袜,还有高跟鞋的?你穿成这样,又故作清高,排斥男人,其实骨子里面却是一副贱样,等待男人来插你的话,我是不可能干你的。做母亲的没有一个做母亲该有的样子,所以,就别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客气了。一切都是因为你,知道吗?我的骚货妈妈。是你!是你才引起这一切的根源。」当妈妈听到我斥责的话语的时候,再也无法忍受住自己的屈辱,眼泪立马哗哗的流了出来。

  我俯下身子一拉将她秀美的长发拉起,看着她布满泪痕的脸蛋,同时下身依然不间断的在她蜜穴里面抽插着。

  抚开了她凌乱的秀发,看着她屈辱的表情,一边忘情的抽插,说道「妈咪,你说是不是你的错?我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干一干你呢?惩罚惩罚你。我亲爱的妈咪。」「唔,小杰,妈……妈错了,求……你了,快停……下吧,我以后不……会再穿成那样了」妈妈用着乞求的眼神看向了我。

  「不!妈咪,从今以后,在我面前,你必须穿成那样,而且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穿上胸罩和内裤,知道了吗?妈咪?」在妈妈恐慌的眼神和我淫邪的笑声中,我更加卖力的将肉棍顶入妈妈的躯体呢。

  我的双手死死的扣住了妈妈的两瓣臀肉,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不……要丢了……要来……了啊,不……」此刻间妈妈娇柔的躯体绷得异常的紧密,浑身不住的颤抖,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所以我牟足了劲,毫不停歇的冲着她的小嫩穴抽插着。

  「爽不爽?妈咪?儿子历不厉害?比爸爸能干吧?」「啊……呜呜,好热,快来了……你厉害,你……呀厉……害啊」我此时全身压倒了妈妈的身体上,将她重重的压在了床上,不停的挑拨着她的娇躯,亲吻着她的脖子。

  「来了,……来了……啊……要丢了……」妈妈在高潮达到的这一瞬间仿佛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躯体,变得异常的敏感,更加主动的扭动起自己的粉臀,配合着我的抽插。

  在她最后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中,全身痉挛,达到了那罪恶的最高潮仿佛忘却了是自己的儿子在强奸自己,有的只是无限的欲望,和性爱……

        
【完】


        19382字节[ 此帖被墨染空城在2015-10-05 10:14重新编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