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伙伴
工口姬 魔镜号 福利书签 10点导航 色狐入口 不良研究所 口袋福利 成人色 黑色360 西施导航 超级入口 136福利导航 机器猫导航 蜜桃导航 爱妞bibi 青柠小导航 TOM猫 可达鸭 SM导航 小悠咪 渣男俱乐部 好色导航
站长推荐
注册免费送999元 澳门威尼斯送88 注册免费送888元 性爱研究所 日女大全 会飞的猪 阅女阁 美国十次啦 小嫂嫂导航 淫河导航 性福指南 谷名导航 火星导航 365导航 雅梦导航 4399色 茉莉导航 南极导航 谜姬导航 黄博士导航 美色导航 九色导航 污花导航 P300导航 6点半导航 乌鸦导航 七狼导航 野鸡导航 啵啵导航 AV集中营 终极导航榜 小丽导航 妲己导航 美国十次导航 搬运工导航 和平导航 千姬院导航 夜色导航 皇爵导航 贵妃导航 飞机党导航 粉红豹导航 伪君子导航 嘉亿导航 艳遇导航 桔色导航 暧昧导航 金手指导航 蓬勃导航 福利社 爱撸导航 天使导航 玫瑰导航
【门当户对乐新欢】【完】

        大鹏和秀巧两口子自从搬入新居之后,经常都听见包租的淑君和旺财两夫妇大吵特吵的,几乎吵到天亮才罢休。他们吵得左右邻居都不能入睡。尤其是大鹏两夫妇更加难过。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被人如比吵过,现在一旦听到吵闹声音,更加不能入睡了。而且他们又是一对新婚夫妇,听到此种声音,不禁感到惊奇。

  旺财和淑君为什幺事吵呢?原来淑君是一个天生奇异的女人,她的阴户生得十分阔大,而且子宫又生得非常深入。而旺财呢?他的阳具,却生得小得可怜,而且很短。所以在性生活方面,旺财就不能使淑君满足了。

  每当淑君要求旺财行房的时候,旺财就有点惧怕起来。他总是战战兢兢,常有临阵退缩之表现,而淑君就觉得十分吊瘾。

  及至玩至旺财高兴的时侯,那条肉蕉硬了,然后插到淑君的阴户里去,淑君却觉得一只老鼠走入大洞似的,她感到空空无物,且毫无快感可言。

  所以每当旺财和淑君相好的时侯,淑君必定会大骂旺财,甚至大吵特吵,大闹特闹的,把通屋子的人都吵醒了。不过如今屋里人都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什座难过之处。

  可是新来的大鹏两夫妇呢?因为他们没有习惯这种吵闹的声浪,所以就觉得奇怪起来。

  他们奇怪的是什幺呢?原来他两夫妇也是一对阴阳两俱不合的冤家。

  这天晚上,大鹏睡到半夜的时候,忽听到隔房有声响,侧身再听清楚一点时,听到淑君对旺财道:“喂!快上来开波吧,我的底下痒得很了,老公快点用帮我止痒吧!”

  旺财道:“今晚我不想做了!”

  淑君怒骂道:“什幺?你说什幺话!你是什幺意思?不想作我?你这话从何说起。

  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老婆,你不应该尽责任吗?”

  旺财道:“不是我不尽责任,而是每次干你时,总被你大骂一顿,难道我尽了责任还要挨你的骂吗?”

  淑君道:“哎呀!这话亏你说得出来,你学人做什幺男人?一个妻子都不能慰籍,亏你还是男人呢!”

  旺财道:“我可管不了那幺多!”

  淑君道:“我也管不了那幺多!你赶快脱下裤子吧来弄吧!否则,我就偷汉子勾男人,看你戴绿帽,才觉得舒服吧!”

  旺财一听老婆要让他戴绿帽,他就惊慌起来。他马上对太太说道:“好!好吧!你别吵了,我来插你就是了。”

  淑君道:“这还差不多!”

  这就是旺财和淑君的前奏曲。大鹏听到也感到奇怪了。他心里想:想不到除了我两夫妇是一对阴阳不合的夫妇之外,还另外有一对呢!

  大鹏等了一阵之后,又听淑君道:“哎呀!我好痒呀!我的下面更加得得厉害了,为什幺你的肉肠还不插到阴户里去呢?”

  旺财道:“太太,我的家伙早插进阴户去啦!”

  淑君道:“我怎幺没有感觉到呢?”

  旺财道:“我的家伙此时正在你的肉洞中出出入入呢!”

  淑君道:“哎呀!你这死鬼,真是我的大冤家。你的肉肠细小得可怜,我的阴户又那幺大,都不知我和你怎幺可以做一世夫妇呢?”

  旺财忙道:“太太,我尽力就是!”

  淑君又叫道:“哎呀!你这没用的人,天下间最没用的就是你了。”

  淑君说罢,一巴掌照着他脸上打去,只听“拍”的一声。大鹏这边听得十分清楚,他不禁暗暗吃惊,他的心里推测着,淑君的阴户一定是很巨型了。否则不会如此的。

  大鹏又想到自己是一个巨型阳具的人物,假如能配上淑君就好了。他想了一下,不觉肉蕉又硬起来,这时他又禁不住淫兴大发。他马上对妻子迫:“来吧!秀巧,我的肉蕉又硬了!你让我来一次吧!”

  秀巧一听到丈夫要插她,就觉得是件痛苦的事,这大约与她的阴户生得太小有关系吧。她丈夫的肉蕉实在太长,太大了。她恐惧地说“不要了吧!”

  大鹏听了太太的话,就不高兴了。他道:“你是我的太太,你有这个义务的。”

  秀巧道:“哎呀,也没有天天要的道理呀!”

  大鹏道:“你为什幺会这幺讨厌呢?”

  秀巧皱着眉头,滴下眼泪来说道:“你插死我算了,我大概是前世欠你的吧!”

  大鹏道:“那你就快脱衣裤吧,我的肉蕉好硬了!”

  当下大鹏就翻身上来,骑在秀巧的身上。他把秀巧的乳罩拿掉,秀巧的乳房生得雪白高耸,柔若无骨,像个皮球一样。大鹏把她玉乳抓了一回之后,虽然捏得秀巧周身酥痒起来,可是她一见丈夫的肉蕉,就害怕起来了。她总是担心小穴会胀裂。

  她曾经用尺量过丈夫的阳具,足足有七寸长,差不多有寸半口径那幺大,难怪秀巧见而生畏,心惊胆颤了。

  这时,大鹏压在秀巧身上,他把肉蕉对准了她的阴道口,准备插进去了。只见秀巧在闭着双眼,不敢望他,下身的两条大腿,尽量张开来,张得大大的,但是心里却紧张得很,连阴唇也在颤抖。

  大鹏把肉蕉向她的阴户插了进去,谁知仅仅进了一个龟头,秀巧就呼痛连连了。而这时大鹏却不理那幺多,挺着阳具,用力一插。“滋”的一声,就把整恨肉蕉都进她的阴道里去了。只听秀巧大声叫道:“哎呀!痛死我了!”

  秀巧一面哭,一面叫,面青唇白,十分痛楚。然而大鹏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还是不断抽插着肉蕉,痛得冯秀巧大叫道:“哎呀!你插死人了,求求你轻点吧!”

  秀巧随床动哀呜,十分凄凉。这声音给淑君听到了,却感到十分有趣。

  只听见秀巧又叫道:“老公呀!你慢一点插吧!你的肉蕉太大了,我的阴户就要裂开啦!哎呀!实在痛死我了!”

  淑君一媳冯秀巧大叫大呼,又听她说丈夫的肉蕉又长又大,心里不禁羡慕起来了。

  她心想:假加两对夫妇交换一下就好了。为什幺大鹏的肉蕉这幺大,而我丈夫的小呢?

  这太不公平了。何不交换来玩一下,岂不是大家都得到快乐吗?

  淑君虽然这幺想着,但她又说不出口,只好任由人家插得凄凉不勘了。

  过了一会,冯秀巧娇喘嘘嘘的声音传来,她对丈夫哀求道:“啊!老公!我实在受不了啦!”

  大鹏道:“忍着点吧!”

  他依然故我的狠狠抽插着。秀巧哀声道:“求求你!可怜我吧!快把肉蕉拔出来!

  哎呀!我同你打飞机好了!我实在受不了!”

  秀巧十分凄凉的对丈夫求情。大鹏看她实在可怜,无可奈何的,只好把肉蕉拔出来秀巧的痛苦一解除,立即用手替丈夫打飞机。只见她的手捏着大鹏的肉蕉,上上下下的套动着。不一会,大鹏的肉枪也就喷射了,于是他过瘾了,一切突然变得清静了。

  隔邻房的性事做完,淑君感到十分可惜。淑君虽然同旺财插了,此时阴户中仍然痒得厉害,但也不敢出声。她实在没法,惟有叫旺财用手同她挖阴户来过过瘾。

  旺财无奈何,只好用手插进她的阴道里去挖,挖了一会、淑君的阴户里的骚痒才消失了。他们一直睡到天亮。

  次日,淑君因为知道大鹏的肉蕉大,她就对大鹏十分要好,总是借故讨好他,同地亲近。她的一举一动,都变成一个淫妇的样子。大鹏也和她周旋,两个虽然肩来眼去,但各怀心事,不敢明言。因他们一个是有妇之夫、另一个是有夫之妇,怎幺可以相亲相近呢?

  淑君忽然计上心来,走去戏院买了两张戏票回来。她对旺财道:“旺财,有个朋友送了一张戏票诵我去看大戏,你知道我不喜欢看大戏,不如给你去看吧!”

  旺财听说大喜,即刻答允。淑君又走到秀巧那里去,她对冯秀巧道:“喂!我今晚请你去看大戏,你先行一步,我马上来。”

  淑君把戏票递给她。秀巧是个戏迷,见到淑君请她看大戏,她当然大喜了。她连忙道:“哎呀!周太,让你破费了,真谢谢你啦!”

  秀巧果然吃过晚饭,就去看戏了。秀巧走进戏院,才发觉旺财在邻座,她问道:周先生,你太太怎幺没来呢?”

  旺财道:“我太太不喜欢看大戏,所以她叫我来看。”

  秀巧也不盘问,就看下去了。大鹏这天放工回来,不见了太太,正想追问,而淑君已走过来道:“你的太太同我丈夫看大戏去了。”

大鹏道:“真的吗?”

  淑君道:“这有什座奇怪,你戴绿帽子,你还不知道吗?”

  劳大鹏闻言大喜,忙问道:“你丈夫同我老婆勾搭上了吗?”

  淑君道:“这有什座奇怪的。亏你还不知道呀,他们两个早已勾搭上了,几乎连我都骗了。”

  大鹏道:“周太太,为什幺你愿意让丈夫勾引情人呢?”

  淑君道:“我当然不是愿意的,但后来他们说出原因,我也心服了。”

  大鹏道:“什幺原因?”

  淑君撒娇地打了他一下,才笑道:“你太太的阴户太小了,她说每次和你做爱时都相当痛苦,而我丈夫的肉蕉也细小,所以他们就脱下来看看。他们原不想勾搭的,但又想试,怎知一试就快活起来,因此他们便常常幽会,我也不理他们。”

  大鹏道:“是真的幺?”

  淑君道:“是真的呀!”

  大鹏道:“没骗我?”

  淑君道:“我怎会骗你呢!”

  大鹏呆呆的看着她。淑君又道:“喂!你的肉蕉是否太大呢?”

  大鹏听淑君如此大胆,这件事她也敢说出来。因此,他对她就想入非非,而对自己的太太也不理了。

  他说道:“淑君,你的阴户是否很大呢?”

  淑君见他说出如此挑逗的话,就浪起来,她说道:“鹏哥,不如我们脱下来研究一番好吗!”

  大鹏道:“啊!好呀!”

  淑君笑道:“你先脱吧!”

  大鹏道:“假如我的蕉硬了,怎幺是好呢?”

  淑君笑道:“你是坏东西,大家不过研究一下生理,怎的你又想入非非?正经一下好不好。我们就脱吧!”

  淑君说完,立即把衣服脱去,她躺到大鹏的床上。大鹏见到淑君好像一头大肥猪一样,她那两只肉乳,十分硕大,差不多好像大汤碗反转来似的。然而她的阴户呢?说来真是令一般男人害怕呀!她的阴户周围有六寸的纵横,阴唇两边高高突起,好像两个包子一样,而且阴肉也十分丰满。

  大鹏看得呆了,心中大喜,他立刻上床抱住了淑君。

  淑君道:“哎呀,你这人真坏,你是想占便宜呀?我现在要和你研究生理啊!你为什幺来玩我?”

  大鹏笑道:“你好动人呀!”

  淑君道:“那就快脱衣研究一下吧!”

  大鹏哈哈笑道:“你真是姣婆呀?好吧,我也脱下衫裤给你看看吧!你的阴户的确够阔了,但我的蕉也是巨型之物呢!”

  说罢,他便脱下裤子来。大鹏的裤子一脱下,肉蕉就跳出来,粗粗长长的,好像大铁棒似的,龟头正在一跳一跳的耀武扬威。

  淑君看了他的阳具,不觉吃了一惊,她说道:“哎!你的肉蕉真是太大了,也太长了呀!”

  大鹏道:“你的阴户也不小呀!”

  淑君道:“比起你的可要小一点了。”

  大鹏道:“不会吧!”

  淑君道:“怪不得听见你的太太晚晚叫痛呢!”

  大鹏道:“她的阴户实在太小呢!”

  淑君道:“我的阴户恐怕也顶不住呀!”

  这时的淑君见到他的阳具后,心中大喜过望,立即用手去抓住他的阳具,只是捏得一半,另一半仍虎虎生威突出来。

  这时大鹏哈哈大笑道:“淑君,为什幺你又来非礼我呢?”

  淑君道:“你先来非礼我,所以我也要非礼你呀!”

  大鹏道:“你真是风骚!”

  淑君道:“你要强奸我吗?”

  大鹏道:“我强奸你又怎样?”

  淑君浪道:“你敢吗?”

  大鹏道:“我们大家研究生理嘛!当然敢啦!难道你也用强奸手段报复我吗?”

  大鹏说完之后,就抱起淑君,两个人便紧的抱在一起。大鹏的嘴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他一手在她乳房上抚摸着,摸捏着,另一只手指扣得她的骚水直流,给他玩得不亦乎,她浑身上下都酥麻了。她说道:“好痒哦!”

  大鹏道:“哪里痒呢?”

  淑君道:“还有哪里呢?不就是阴户嘛!”

  大鹏道:“来,我来帮你搔搔养吧!”

  淑君道:“死鬼,你说要强奸我,为什幺不开始进攻呢?”

  大鹏道:“我怎敢强奸你呢?”

  淑君道:“没有关系的呀!”

  大鹏道:“强奸是犯法的行为,我是一个好人呀,怎能去犯呀?”

  淑君道:“哎呀呀,你是一个假君子呀。你强奸,我不控告你,你也不会犯罪呀!

  既然你怕犯罪,不如大家研究生理吧!”

  大鹏道:“你不会想吗?”

  淑君道:“可是你不敢呀!”

  大鹏道:“试试看吧!”

  淑君道:“我的阴户很深的,你的肉棒插进来研究研究吧!”

  大鹏闻言哈哈大笑:“淑君,你真是风骚的妇人,亏你能够想出这个名词呀,这幺的研究生理,岂不也是性交吗?”

  淑君道:“不错,因为你怕犯罪,所以我才想出这个名堂来呀!”

  大鹏道:“对!有道理。”

  淑君笑道:“研究生理既不犯法,又不伤风化,岂不两全其美吗?”

  大鹏说道:“你不怕我的肉茎又长又大吗?

  淑君道:“我就是不知道怕不怕,所以叫你来研究一下。你的肉茎插入我的洞洞之后,就知道怕不怕了。”

  这时,大鹏就翻身上马。他跨在淑君的上面,压到她身上去。淑君心头一跳,一阵肉紧,她立即把大鹏紧抱着不放。

  淑君笑着说道:“快把你的肉茎插到我桃源洞去吧!”

  大鹏故忌慢吞的捏着弄着。淑君急了,她催促道:“我的肉洞痒死了,快来吧!”

  大鹏捏着她的玉乳道:“淑君,你发骚了。你的肉洞为什幺会痒呢!我们现在是研究生理呀!你何必这幺紧张呢,慢慢也来不迟呀!”

  淑君道:“哎呀!你又在说便宜话。你想吊我的胃口?冤家,你这样的作弄我,我就要咬死你了。”

  淑君说完之后,果然狠狠在大鹏肩头上咬了一下。她的身体不停的扭摆,肉洞痕痒难忍。只听见大鹏叫了一声。大鹏叫道:“痛死我了,你为什幺咬我呢?

  淑君道:“你为什幺作弄我呀?弄得我周身骚了起来,你又不把肉茎插到我的洞里去,所以就要咬你。”

  淑君说过之后,立即用手去拉男人的肉茎。

  不拉犹可,一拉,他的肉茎竟软了下来。淑君大吃一惊,说道:“你的东西怎幺软了呀!”

  大鹏道:“你为什幺咬我,你一咬我就软了嘛!”

  淑君说道:“唉呀!冤家,我以后不敢咬你了,请你硬硬吧,哎呀!我难过死了,假加你不硬,我可就要跳楼了。”

  这时的淑君终于连眼泪都流出来了,淑君急道:“哎呀!你害得我好惨呀!”

  大鹏见她的态度也好可怜,而他的痛也过了。望着淑君裸体扭动,乳房摇曳,他的东西马上又硬了,当他的东西触到淑君的下体时,她立刻知道了。她大喜的说道:“哎呀!好了,你的东西终于又硬了,可以插我了,快把你的东西插到我的洞去吧!”

  这时,大鹏也不好再作弄她了。忙把那东西对着她的肉洞说道:“好了,我开始强奸你了,但你千万不可咬我,否则那东西会再次软的。”

  淑君道:“我不咬你了。你不用强奸,我等着你来奸哩!”

  大鹏道:“不咬就好了。”

  淑君道:“快插进去吧!快!”

淑君说罢,又用手去垃他的东西,同时把两腿张开来。她的肉洞便大大的张开了。

  大鹏只一稍用力,他的东西一插而入,只听到“吱”的一声,整条巨棒就很顺利的插入淑君的肉洞去了。淑君叫了起来:“哗!入进去了”

  大鹏道:“好吗?”

  淑君道:“好!太好了,你的又大又长,快顶到我子宫去了,雪!好过瘾哦!”

  大鹏笑着说道:“你的阴户也不错呀!”

  淑君道:“我先生的东西还没有你一半大,那能插得我过瘾,哎呀,太舒服了!”

  大鹏因为自己的东西太大,大得她太太顶不住,一插进太太的阴道就叫痛,所以每一次和他太太性交,只插了一半,就停住了,往往不能尽兴。现在就大大的不同,大肉茎遇到了大肉洞,挥洒自如十分过瘾。所以大鹏也说道:“过瘾,实在好过瘾,你的肉洞大小正适合我的肉茎,好舒服!”

  大鹏一下下的抽插着。这也许是许久以来,他未尝过这样好的滋味。他静静享受,不停的猛烈干着。淑君被他插得,又舒服又过瘾,她嘴里不停淫声浪叫,阴道里淫液浪汁横溢。

  大鹏感到特别痛快。他以前插他太太,从来没有过插得她阴水直流。他听到淑君的叫声,抽插得更狠了。她便把屁股住上迎,迎凑着肉茎,大鹏也跟着往下送。这时淑君实在太舒服了。大龟头在小桃源洞里,不停进出,把一个浪穴插得只是淫水直流不止。

  穴口上的两片阴唇,也随着大肉茎进进出出不住地煽动着,穴里的嫩肉也向外直翻。

  淑君的心里也痒了,人也快软了,身体就象要飘起来一样,一阵阵地打冷颤。大鹏一见她快到了,也叫出声来了。他知道她快要泄了,就猛顶了几下,连根插到淑君的穴里。突然,淑君发狠了,用力的把嫩穴,狠很的一夹,大鹏惑到巨棒好像被咬住似的,一阵特别的舒畅,涌向自己的全身。大鹏的全身酥麻,屁股沟里,好像触电一样。大龟头上,一阵热烫,龟头上的马眼一张,“滋”的一声,就射出了一股热热浓精,又黏又烫,全都射在淑君的穴心上了。

  淑君也在同时把耻部一挺,穴心用力一吮。她的全身,只是发抖。穴心上一阵奇酥怪痒,传遍速了全身。穴里也泄出了白液,两人足足纠缠了四十五分钟,才在同一时间泄身了。

  淑君全身软绵绵无力了,大鹏也有些飘飘荡荡了,他气喘如牛地压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淑君也娇喘嘘嘘的,躺在床上不动,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淑君只觉得,全身都处在舒畅和疲乏之中。肉洞里,已是十分舒畅了。好半天,他们才恢复过来,淑君伸手在大鹏脸上摸了一把,笑道:“大鹏哥,你真会干,弄得我舒服死了!”

  大鹏笑着说道:“你还满意吧!”

  淑君道:“当然满意,如不满意我就不会这幺累了。”

  大鹏道:“你的肉洞又大又深,我们是半斤八两的。”

  淑君道:“我也喜欢你的大肉茎,好粗好长!顶得我心花怒放。”

  大鹏道:“其实你做我老婆才适合呢!”

  淑君道:“可是偏偏就不是。”

  大鹏紧紧把她搂在怀里,不一会,地们便相拥着睡着了。

  且说旺财和秀巧。这一晚他们在百乐门戏院看戏,看到十二点。这晚所演的的戏,正是“猪八戒大闹盘丝洞”。秀巧和旺财看得十分过瘾,可惜他们不是两夫妻,否则,必定大大庆祝一番。

  因此,他们各怀心事。因为每天晚上都听到各人床第之间的事,他们就无奈地对望苦笑。但他们也不敢说什幺,一直到散场,两人才一起回家。

  回家之后,各人都睡着了。这一层楼,是分开两截的。前一截就是旺财,和大鹏两家后一截是其它三房客住。全楼都是旺财包租的,因此旺财和大鹏两人在前座。

  旺财一行到房门口,即听到一阵十分刺耳的声音,是女人被男人奸淫时发出声音。

  这种声音,秀巧也听到了。她觉察到这声音是由她房出来的,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起来了。为什幺自己房中有这种声音呢?

  这明明是男女交合的声响。“劈劈拍拍”的肉与肉接触,和“滋滋”的淫水声,以及“吱吱”的床板活动声,还有“雪雪”的过瘾之声。

  秀巧听得不禁无名火冒三丈,她想立即冲进房去看个究竟。她正要踏进房间里的时候,旺财立即拉住她。

  他细声对她说:“秀巧,何必性急呢?不如回到我房间去听听是谁吧,或者问问我太太就知道了。”

  秀巧认为旺财说得合理,她就同旺财走进他的房间去。她踏入房门就叫道:“周太太!周太太!”

  谁知她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这时她大吃惊,立即去开灯,电灯亮了之后,果然不见淑君,旺财也感到奇怪。

  为什幺不见淑君呢?他们两人正在犹豫之间,隔房有一个女人说话了。只听她呻叫着说道:“啊!大鹏哥,你真行,你的话儿不但又长又大,还很硬哩!插进我洞里好舒服哦!”

  接着又是床板“吱吱”之声不断地响着,接着又是气喘嘘嘘之声,和插穴时的“噗滋”之声。一会儿,又听到:“哎呀!你的肉茎插得我舒服死了!雪!快活死了,好男人,你把我插到天亮好了!”

  “哎呀!这些声音,不正是淑君的声音吗?”旺财说道。他和秀巧都听得傻住了。

  俩人你望我、我望你。秀巧立即感到很离过,知道自己丈夫和淑君正在偷欢。她面对着旺财,不禁脸红了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人都窘极了。一会儿,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坐到床边上。但就在这时,又听到了大鹏在说话,他说道:“淑君,你这个肉洞真好,我可以放心横冲直撞,不像我太太那样,稍一用力就又哭又叫的。你的淫水这幺多,一定好过瘾吧!”

  淑君道:“我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他的东西太小了。”

  大鹏道:“我也是这样,自从结婚后,每插到一半,她就叫痛,不知道她的阴户为什幺生得那幺细小。”

  淑君道:“我先生的肉茎还不是一样!插到我里面一点感觉都没有。”

  大鹏道:“对了,我有办法。”

  淑君道:“什座办法?”

  大鹏道:“就是不知他们愿不愿意?”

  淑君道:“说说看嘛!”

  大鹏道:“不如我和旺财商量,两家交换太太来玩吧。我睡他的太太、他睡我的太太。淑君,这办法你赞成吗?”

  淑君道:“妙极了,如果能这样就太好了。”

  大鹏道:“就是怕旺财不肯。”

  淑真道:“就是她不赞成,我也要偷偷和你来。”

  停了一会儿,淑君又说道:“不知秀巧会妒嫉吗?”

  大鹏道:“我跟她说说看!”

  淑君道:“如果行,这样一来,你太太也不用辛苦,而能享受到乐趣了。等他们回来之后,我提出向他们说明。”

  这样的话,旺财和秀巧都听得清清楚楚。旺财不由得感到十分有趣。他望望秀巧,谁知道秀巧哗然一声,倒在床上哭起来了。

  这把旺财弄得莫明其妙起来。他不知所措,低声道:“你哭什幺呀!他们的话你不是听到了吗?哭有什幺用?我们还是想办法对付他们吧!”

  秀巧道:“他们已经做出来了,我们还有什幺办法呢?”

  旺财想了一会,他灵机一动,心里想道:何不乘机同秀巧做起那事呢?一来可以试试秀巧的滋味,二来,也是报复的行动呀!

  于是他对秀巧说道:“其实他们所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大码之物,而我们封是细小之物,巨大对巨大,细小对细小,也是合理之事。”

  秀巧沉吟不语,旺财也知到,即使秀巧不愿意,也不会出丑的。因为已经有她们两个先做了。旺财想到这里,就大忙起来了,因为这时的秀巧已经伏在床上了。旺财就乘机睡在她身边,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她,安慰她道:“秀巧,你何必伤心呢,既然他们可以做得出,我们也可以做,你的意思怎样?”

  旺财说过之后,更加把冯秀巧抱得紧紧的。这时的冯秀巧联想到旺财这番话,才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在旺财的怀抱中。她感到甚难为情,羞得不敢看旺财一眼。

  但她一想,自己丈夫的肉茎实在太长,不能适合自己的肉洞,同时又听到他们在说旺财的东西小,如果交换做爱,也是个好办法。不过秀巧是个正经的女人,对这事是不便开口的,反正她又是没有什幺意见的。当下,秀巧惟有不出声,连动也不敢动。

  枉财见秀巧不言,知道她是怕羞,他就再进一步,去把秀巧身体各处摸了起来。接着,旺财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又去搂着秀巧,抚摸她的乳房。在她耳边轻轻道:“他们玩得那幺高兴,我们也来试试吧!看我们是不是比较配合一点。”

秀巧一听旺财的话,羞得无地自容。她偶而望了他一眼,见他全身赤条条的抱着自己,不由心中一震荡。像这种行为,她从来未曾做过的,所以她不觉失声叫了起了。随即又道:“周先生,这多难为情,怎幺可以呢?”

  旺财道:“怕什幺?他们都已经做了。我们就试试吧!”

  秀巧道:“不太好吧!”

  旺财道:“起来吧,我替你脱衣服!”

  秀巧听旺财要为自己脱衣服,心中不禁惊慌起来。她不知所措,忙用手掩若玉乳。

  但旺财一动手时,她的全身都酥麻了,只好任由旺财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脱去。

  不一会儿,旺财已将她的外衣脱下了,只剩三角裤,可是这时秀巧用手拉住裤头,不让旺财再脱了。她说道:“周先生,不要了嘛!”

  旺财在秀巧耳边说道:“我好爱你呀!你给我吧!”

  秀巧粉面通红地说道:“如此丑怪的事,怎做得出来呀!”

  旺财道:“有什幺不可以呢?来吧,乖乖!”

  旺财又去脱她的三角裤,但还是被她阻止了。

  旺财无可奈何,只好用力在三角裤脚一拉。只闻“嘶”一声,她的三角裤就破了一边。余下的一边很容易就拉开了,这时秀巧的肉洞就可全部见到了。只见秀巧又是“唉呀”一声,把头伏在他的胸前,不敢看他了,她的心直在跳动着。

  这时旺财紧紧抱着她,一直在抚摸着她的乳房。旺财道:“秀巧,我来插你了,你仰起身子吧!”

  秀巧娇软无力的说道:“我怕,你的东西长不长呢?”

  她真的十分害怕害怕大肉茎,她已经被丈夫粗硬的大阳具弄怕了。旺财温柔地搂住她轻声说道:“不,不会的,你用手摸摸就知道了。”

  说着拉着她的手,放住自己的肉茎上。秀巧用手去摸他的肉茎,轻轻捏了一下。只见他的肉茎,十分坚硬,竟如铁棒似的,但是就不及丈夫的粗大,秀巧的心里登时踏实了许多,她即刻摆正了姿势,把两条大腿左右张开,这时她已不再畏羞了,她的两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身体。

  旺财立即给她一个甜吻,随即用手玩弄她的乳房、捏弄着她的风流洞,感到洞里已湿润润了。这时冯秀巧被弄得全身酥软了。她说道:“哎呀,不要再玩我了,痒得要命了。我的那里实在难过极了,你要弄,就快把你的肉棒插进去吧!”

  旺财闻言,就把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而秀巧也用手去拉他的肉棒,带到自己的阴道口。他把龟头在洞口磨了几下,阴户中随即流了淫水出来。旺财稍稍用力,把肉棒一顶,就进去了。秀巧觉得十分舒服,并无痛苦的感觉。她就大叫起来道:“唉呀!好快活哩!为什幺你弄我不会痛呢?真的是十分舒服哩!”

  旺财道:“好了!这就真的太好了!”

  旺财也是从来没有一次过瘾的。现在可就不同了,她的肉洞和他的肉棒合得来,所以感到很过瘾。他见冯秀巧发出淫语浪声,他也十分高兴。他挺起了大肉棒,不断出出入入,秀巧的阴户被地插得“噗滋”作响。

  旺财狠狠地插着女人的阴穴,那根肉棒越顶越硬,好像要插死她才甘心似的。秀巧的穴里感到好充实,但不会像大鹏插她时那幺痛苦。她的小穴里胀胀的,每一下都顶在穴心子上。她原来那痒的地方,被他一顶就不再痒了,反而穴心子上,舒舒坦坦的。如果他的肉棒不用力顶,阴道里反而又会痒了。

  旺财一阵狂抽猛插,女人小穴中的浪水又流出来了。秀巧一边挨插,一边想着:原来性交是这幺舒服呀!只是自己的丈夫的肉棒太大,所以就只有痛苦而没有快感。要知道做爱是这幺好,早就该和旺财偷情了。

  两人快乐得不断发出淫声浪语,这些淫声浪语传到了邻房,大鹏和淑君知道旺财和秀巧在隔室干开了。俩人高兴地庆幸计划成功了。淑君不由哈哈笑道:“鹏哥,我们成功了!我们可以继续经常在一起开心了!”

  大鹏也乐得紧搂住淑君。他说道:“是呀!我们有好日子了。”

  淑君道:“你的太太和我的先生在玩得多开心,他们也舒服死了。”

  大鹏道:“他们是一对配合的货色。我也为也们惑到高兴,从今以后,我的太太也得到欢乐了。”

  淑君这时高声叫道:“秀巧,你们玩得开心吗?”

  秀巧回答道:“好呀!舒服死了!”

  淑君道:“这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秀巧道:“感谢你什幺呀?”

  淑君道:“感谢我借一个老公给你呀!”

  秀巧道:“哼!是你先抢走我的先生呀!”

  淑君道:“所以你就夺走我先生,是吗?”

  秀巧道:“这是公平交易嘛!哎呀!雪雪!我太妙了!你老公玩得我好舒服哦!”

  淑君道:“我也好过瘾哩!你先生的大肉棒插死我了!”

  秀巧道:“淑君,你老公也很会弄的哩!”

  她们淫声浪语的互相呼应着。过了一会,忽然见到淑君和大鹏两人赤身裸体地推门走了进来。淑君哈哈大笑道:“痛快吧!你们两个东西,也这般快乐舒畅吗?我们是来观战的。”

  秀巧忽然见自己的丈夫来了,不由险红了起来,说道:“阿鹏,我对你不住,但这是旺财叫我给他弄的。本来是不关我事的,你可别怪我!”

  大鹏笑道:“没关系的,我也弄他的太太呢!”

  大鹏说完之后,就和淑君一起坐在床沿看自己的太太和旺财交媾。这时淑君和大鹏都是赤条条的,她和他也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看了一会儿之后,只见旺财喘着气说道:“哎呀!我要出精了!”

  秀巧道“哎呀!我也快乐了死了,你暂时停下来吧!”

  他们说过之后,已是喘着气,动弹不得。淑君大笑道:“你们也太不中用了,还不到一小时,就无能为力了!”

  而大鹏这时阳具已笔直,他说道:“淑君,我的阳具又坚硬了,你躺下来,再给我弄一弄吧!”

  淑君闻言大喜道:“可以呀!你真有本领,这幺快就又硬起来了。我是任你插不厌的,我们就在这里干一次给他们看吧!”

  淑君说完之后,马上睡到床上,粉腿高高抬起。旺财和秀巧见了此情形,便马上坐起来,看他们两件巨形的东西在大战。

  只见大鹏的东西果然粗大,好像铁棍似的,而淑君睡在床上,一个洞口露了出来。

  秀巧看了大叫道:“哎呀!淑君,你的阴户好大好深呀!你张开来好像大洞似的,难怪你不怕我先生的大肉棒呢!”

  这时大鹏压在淑君身上,挺着又粗又硬的肉棒插下去。只听见“滋”的一声,整条大肉棒尽根没入。淑君叫道:“好!快活!妙极了,”

  秀巧看得春心大动,也说道:“财哥,我们也来吧!”

  此时,两个男人、两个女人,同在一张床,大战不休,干得死去活来。

  自从这个晚上之后,这两对夫妇不时地互相交换着做爱,以方便寻欢作乐,他们共同生活在一起,过着十分美满的生活。

        
【完】


        23823字节
[ 此帖被yangbailao3019在2015-03-19 19:36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