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伙伴
魔镜号 10点导航 福利百科 口袋福利 成人色 超级入口 不良研究所 机器猫导航 蜜桃导航 爱妞bibi 西施导航 青柠小导航 TOM猫 可达鸭 美国十次啦 小悠咪 渣男俱乐部
站长推荐
花颜导航 性爱研究所 日女大全 阅女阁 淫河导航 搬淫工 雅梦导航 4399色 日理万女臣 茉莉导航 南极导航 谜姬导航 污花导航 谷名导航 火星导航 野鸡导航 啵啵导航 和平导航 AV集中营 终极导航榜 小丽导航 妲己导航 美国十次导航 搬运工导航 一夜七次导航 A站长导航 和平导航 千姬院导航 夜色导航 狮子座导航 皇爵导航 贵妃导航 飞机党导航 风尘阁导航 海王星导航 粉红豹导航 谷名福利导航 伪君子导航 嘉亿导航 金手指导航 蓬勃导航 福利社 小炮佬 爱撸导航 天使导航 玫瑰导航
大学心理学助教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们全班和我们心理学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庆祝,助教她因为是我们繫上学姐,刚毕业一年,马上就要到美国读硕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点依依不捨,也顺便为她送行。老实说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脸蛋佩上明亮的大眼,还有樱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纤细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们大学的班对,现正服役中,但感情一直都很好

我们到係办接她时,发现她还特地上了点薄妆,原本白净的脸庞,更加妩媚动人,穿了一件丝质白色衬衫和花色短裙,真固是美丽极了,把班上那些平常看也算美女的同学通通给比了下去,女生说不出的嫉妒,男生却是被勾的心痒痒的。其他的女同学都由班上男生用机车载过去,助教和两个女生就上了我那辆祥瑞的破车。当她婷婷的坐到驾驶座旁时,一阵幽香就淡淡袭来,眼睛不自觉飘向她大腿,在丝袜包裹下的美腿,是那幺的修长匀细,一颗心居然扑通扑通的跳起来。唉!如果她是我女朋有就好了,能和这种美女一亲芳泽,真是做鬼也甘愿。

坐在酒屋庭园式的凉椅上,仰望着繁点星星的苍天,和海风徐徐吹来,大伙的心情都很好,一边唱歌助兴下,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女生也似乎都放下往日的矜持,大口大口的和男生乾杯,我也看到许多同学过去和助教敬酒,而她好像兴致很好,也一一回酒致意,后来大家起鬨要她喝下一大杯后上台唱歌,每唱玩一首就再乾一杯。

当时已是十二点多了,我看她已经喝了不少,脸都红红的,不过却变得润着红底更迷人了,而且精神很好,一直和别人在说话。看到她那个样子,我猜是酒精有些发作了,不过我看众人也是人人脸如关公,我则是事先吞了几颗胃片,也吃了一些东西再来,状况还不错。大伙起鬨时,我本来以为她会推掉,因为生啤酒的杯子真的很大杯,我都未必有办法一口气乾下,没想到她道声『好!』,大家就热烈的鼓掌。

她双手举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我们开始替她数拍子,一边替她加油,我看她咕噜咕噜的灌下,但也有些从嘴角流入她衣领身体内。等她一口气的喝完,更是爆出轰堂的掌声,大家簇拥着她上台,开始唱”吻别”,我们全班人人都打着拍子跟她唱,当晚气氛达到了最高潮。等唱完早就有人端上了一杯啤酒给她,她豪爽的仰起头来就喝,我们一样给她热烈的掌声,一边替她数拍子。没想到喝到一半她就哗啦哗啦的吐了,几个女同学急忙把她扶进化妆间,我突然看到她眼角竟倘着泪痕。

等女同学把她扶出化妆间,她已醉得走不稳了,同学们问我行不行行,要我送她回家。我自信还可应付,便让她们把她扶上我的车。

上车后,她睁开眼细细对我说:「带我到海边,我想吹吹风。」,然后就闭上了眼。我望着她,脸上的妆应该在化妆室洗净了,素净的脸庞自有一份脱俗的美,但我住意到她眼角上都是泪痕。我突然觉得她并不是高兴的想哭,而是有什幺心事,难过的想大醉一场。开到沙仑,先扶她下车,然后一手搀着她的腰,让她一手搭在我的肩走向海边。找了块平坦的砂地坐下,她的身子很软很软,整个都靠在我身上。突然她开始哭起来了。

我真的慌了,我最怕女孩子哭了,掏出麵纸给她,再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有我在,有什幺事把它说出来,妳会好过一些。」

「我和我男朋有昨天晚上分手了」

「阿!‧‧‧‧」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们俩个从大一就在一起,感情不一直都是如胶似漆吗?虽然男友现在正在东引当预官,可是似乎也是甜甜蜜蜜的,上个月不是才从东引回来,我们还看到她们手牵手的去吃饭,怎幺可能那幺快就分了呢?「我昨天晚上收到他的信,他说他经过考虑后不可能出国去了,所以不想影响我的前途,以后还是分手对彼此都好。」

「怎幺会这样呢?学长他成绩不是很好吗?」岂只很好,就我所知,学长他是全班第一名毕业,他们俩真的是郎才女貌,不知羡煞多少人。

「他是家中的独子,父母亲年纪都大了,本来就是希望他毕业后就留在国内,但是为了我,他答应家人出国攻读硕士两年后就立刻回国。但上个月他父亲心脏病住院,他请假返台回台南医院照顾,父亲情况是已稳定下来了,只是还很虚弱,不能受到什幺刺激。后来出院回家,家里请了一个从小就熟识的邻居女孩看护,她和他家人处的很好,和他也谈的来。虽然家人没说什幺,但是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发现,爸妈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太好,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很快给他讨房媳妇,好在家抱抱孙子就心满意足了,时在不希望他退伍后再离家远行。他们也经常有意无意的说如果那女孩是他们媳妇,那是该有多好。」

「他信里说,他回部队中想了很久,已经跟家里答应了这门亲事。他说他知道我是很好的女孩,他仍然深爱着我,但为了不影响我的前途,也只好跟我说抱歉,希望天若有缘来生在续,以后大家还是当个普通朋有比较适当。」

「他说当兵这段期间他想了很多,部队的历练也让他成长不少,他觉的自己变的更成熟了,也更能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服役前他总认为只要靠自己努力,再大的困难总有办法克服的,但是现在他觉得人的一生有太多的大风大浪是自己所无法掌握的,这时后他才深深发现其实平凡才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他决定放弃和我出国,而选择甘于平凡。」

靠着我胸膛,她断断续续的说出她的故事,我想她把心事说了出来后,心情应该比较平稳了,也不再哭了。靠着我她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搂着她,轻轻的抚摸她的背,让海风把她髮梢吹向我的脸,随着她呼吸的起伏,我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那一刻的感觉好幸福,被一个如此聪慧的美丽女孩所全心全意信任是多幺美的一件事情。深拥着她,我多幺希望她忘掉一切烦忧,让我好好来爱她、宠她、疼她、保护她,但愿这时光就此永远停止。

「咕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我听到她胃里传来一阵反胃的声音,还来不及作反应就「呕‧‧‧‧!」哗啦啦地她吐了,最惨的是她正吐在我胸前,而她的衣服也沾了一大片。

一股浓浓作呕,夹着胃酸、未消化的食物、脾酒味呛鼻而来,我得用力深呼吸才不会反胃也吐出,急忙把她抱到一块大石下让她靠着,我把沾满了呕吐物的上衣脱下,充当毛巾把她身上的呕吐物擦掉,再到海边把衣服洗净,如此来回数次,才把她衣服上的髒东西擦净。但是已经有不少的汁液由领口流进她身体内,我想了一下,就动手解开她的钮子。

她穿着那种最普通的肤色胸罩,乳房称不上很大,但也算的上是婷婷玉立的双峰了,很奇怪我当时并没有任何邪念,只是希望能帮她把身子擦乾净,用毛巾沿着她肩膀、腋下、乳沟、腹部等大致清洁后,我知道还有些汁液滑到了胸罩内,但我不敢碰它,急急忙忙把她钮子扣上。这时她突然张开眼睛说:「谢谢!」我愣了一下,心头突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我猜她真的醉了,而且也累了,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踏着海砂走回车上。她有点重,但我心里甜甜的,觉得我就像在抱我妻,并不觉得重。关上车门,我把掉了的上衣穿上,车子开动时,夏夜的凉风从窗口吹进,居然觉得有些冷,急忙把车窗关小,回头望望身边的她,她侧着头可睡的正熟。我注意到她的胸前,虽然我已把秽物擦掉,但仍沾了一大片汙渍,我心想等会她到了家,可得好好洗个澡才睡,但不知她可有力气洗吗?

哎呀!想到这里,我才想到我只约希记得她好像是住在台北敦化南路,但不知确切地址。我摇一摇她:「助教助教,妳醒一醒。」没有动静,再试一次「助教助教,妳醒一醒。」也没用。

算了。我心想,就算现在摇醒了她,以她目前的情况,也问不出个什幺东东,何况就算真的问出来了,现在半夜两点半送她回家,她家人看到她现在这付样子,不认为我强暴了她才怪。想了想,还是先回我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吧!

开到公寓楼下停好,打开车门扶她出来,想了一下,还是拦腰将她抱起,初时不觉的重,待爬上二楼可就气喘虚虚了,深深吸了一口气,还好只到三楼就是了。我把她放到我床上,她依然是全身软软、虚虚的,略作休息后,我带了件我的ㄒ恤和条短裤,扶她到浴室盥洗。放好热水后,用毛巾擦一擦她的脸,她眼睛慢慢张了开来。

「我放了热水,妳先洗个澡,就可以就寝了。」

「嗯」

我把门轻轻带上,将上衣脱下丢入水槽中,回到书桌前,放了张卡农的唱片,点了只烟,开始回想今晚所发生的种种。趁着音乐的空档,我走到浴室门口,静静的都没有声音,我猜她又睡着了。

ㄎㄡ‧‧‧ㄎㄡ‧‧‧,我轻敲着门。

都没有回音。

轻轻推开门,看到她还是坐在地上睡的。

「助教助教。」我摇一摇她,眐忪地睁开眼抬头望了望我,又垂下头去。

「助教助教,先洗个澡再睡。」

「我知道。」她抬起头说。

放开她準备离开,她的手却拉拉我,我回头看看她。

「我没有力气,你帮帮我。」

我呆了一下,望望坐在地闆的她,几乎是整个人瘫在那里,头髮乱糟糟的披在胸前,衣服又皱又髒,原本亮丽的短裙被浴室地闆的水沾湿了一大片,非常非常的狼狈。在学校的她,总是那幺的活泼、乾净、美丽,我完全没有想过我会看到她这等落魄的样子。

我把门关上,我扶她坐上张小闆凳,把她头髮拨到颈后,开始解开她上衣的钮子,她软软的靠在我身上任由我把她衬衫退下,解开胸罩的钮子,我看到她樱桃似的乳头小巧的点在乳房上。望着她的乳房,很奇怪我并没有任何淫恶的念头,我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病人,一个完全信赖、倚靠我、需要我帮助的病人。



小说推荐